热点 | 融资超3亿的“小麦铺”回龙观店关门 官方回应春节店面升级暂关

来源:茂名在线 发表时间:2018-02-15 10:09:44
文| 铅笔道 记者 黄色妖姬
文| 铅笔道 记者 黄色妖姬

  铅笔道2月14日消息,记者从居住在回龙观霍营地区的张先生(自媒体人)获知,新零售明星公司 “小麦铺”位于该区域的智能便利店已关门有一周左右。

从张先生朋友圈晒出的图片中,可以看出该点位已经人去店空,店内的货架上几乎已经清空,仅上层货架摆着一件商品,且货架第三层已有破损,呈塌陷状。张先生称:“现场一片狼藉。”
  从张先生朋友圈晒出的图片中,可以看出该点位已经人去店空,店内的货架上几乎已经清空,仅上层货架摆着一件商品,且货架第三层已有破损,呈塌陷状。张先生称:“现场一片狼藉。”

  铅笔道记者于当日下午5:05将以上情况与小麦铺创始人刘泽轩核实,对此他未直接回应,称内部有分工,于是安排市场相关人员回应此事。

  小麦铺市场相关人员王女士对铅笔道记者回应称:“过年期间部分店我们看数据有很大变动,回家过年的比较多,就先暂停了,年后再开。我们近期和welbilt(餐饮设备集团)达成战略合作,所有店铺正逐步升级中,春节升级后陆续开业。此前回龙观店是直营管理的测试店面,处于试运营状态,试测商品和数据,年后会根据运营测试需求确定具体开业时间。”

  张先生回忆,小麦铺霍营店于元旦前两天(即12月29日左右)正式开业,主要商品包括零食、饮料、冰淇淋和一些日用品。该店附近有占地5万多平米的腾讯众创空间。据他观察:“这家店开业后一直没什么人气。”

  一来是因为周边的便利店较多。小麦铺对面是一家夫妻店,距离地铁700米的途中,还有一家小超市和一家24小时的无人便利店。

  另一方面,张先生觉得“无人便利店”这种形式使用起来比较麻烦。“进店后扫码注册,要等待1~2分钟。第一次体验时,同时来尝鲜的有几个人一同进店,当时由于短信注册通道有问题,收不到验证码,等了2~3分钟,有人等不了便走了。购买过程中,也没有说清楚具体是怎么结账,扫门口的二维码还是条形码,最后才知道是扫商品的条形码。”

  张先生称:“在不排队的情况下,去普通便利店买瓶水也就2分钟,如果去无人便利店得5分钟。而且店很小,还需要自己扫码,进去几个人就觉得很挤。”

  霍营店营业一个多月,张先生共去过三次。“第一次是自己图新鲜,第二次是因为朋友图新鲜,第三次是半夜才回家想起要买个东西,发现关门了。”

  还有个问题令张先生想不通:这种无人便利店是怎么防止丢东西的。他第二次消费结账时,发现门口有个人不知道怎么进来,里面的人直接按下按钮放人进来,结果这个人拿了几样东西就走了,没有扫码,也没有结账。

  对此,王女士回应铅笔道:“刻意偷盗不是无人便利店创造的,对传统便利店也是难题。我们一样有人值守,另外就是加会员信息和监控,无人值守补充时段也可得知哪些客人没有付款,目前整体数据看来损耗率不高于传统便利店行业的数据。”

根据媒体报道,小麦铺前身为定位“校园本地物流平台”的“小麦公社”,小麦铺智能便利店项目从2016年6月开始筹备,第一家店于2017年4月面市,而后于7月、9月分别获得两轮上亿元融资,其公开的融资额累计超过3.05亿元人民币。
  根据媒体报道,小麦铺前身为定位“校园本地物流平台”的“小麦公社”,小麦铺智能便利店项目从2016年6月开始筹备,第一家店于2017年4月面市,而后于7月、9月分别获得两轮上亿元融资,其公开的融资额累计超过3.05亿元人民币。

小麦铺创始人兼CEO刘泽轩
小麦铺创始人兼CEO刘泽轩

  推出市场之初,创始人刘泽轩对媒体称,“小麦是智能便利店而非无人便利店”。

  王女士对铅笔道解释道:刘总很注重用户的购物体验。每个店面配有一人值守,但根据后台数据,若某个小区的某个时段,比如凌晨2点~5点几乎无人购物,那该时段就为无人值守。

  2017年9月9日,在公布B轮融资的同时,小麦铺发布了4.0版本门店概念产品,官方称实现了门店可模块化拼装。

  小麦铺副总裁全斌对外透露其成本结构:4.0版本小麦铺的成本是9.9万元,日销售额500元可达盈亏平衡点,12个月可收回成本,而现有的小麦铺的日销售额在1500元。

  根据铅笔道DATA的行业统计数据,在无人超市领域,平均月销售额为38418元(即日均销售额1280.6元),月平均利润6900元。若日均销售额500元可达盈亏平衡点,那行业的平均水平已超越这一数字。至于霍营店被关,是否由于其未达到500元这一数字呢,我们不得而知。

  王女士对铅笔道透露,小麦铺获得融资后并未大规模扩张,而是让每个店面能存活下来。目前其主要店面在北京地区,约20多家。

  根据小麦铺的官网消息,自9月推出合伙人创业计划以来,BD团队一直在借助加盟商、商业地产和区域渗透,计划以300个家庭拥有一家店的密度扩张,从北京开始辐射周边,目标在2020年累计30000家店,覆盖10000个社区。“BD在跟京津冀地区的加盟商接触,可能会有些动作。”王女士称。

  据铅笔道DATA的不完全统计,2017年获得融资的无人便利店企业超过25家,总融资金融超过30亿人民币。除2018年1月17日,缤果盒子宣布完成8000万美元B轮融资外,近期该领域并未有大笔融资发生。但“缤果盒子”同样负面缠身,2017年7月11日,上海首家无人超市“缤果盒子”暂停运营;11月被爆欠款数百万、高管离职、辞退员工。

  外界更多地质疑声来自无人便利店模式是否行得通。某一线基金投资人曾对铅笔道表示,现在市面上的无人便利店创业项目,可以在理想的模型下测算出不错的财务预期,但是真正投入实际运营时,会面临很多特殊情况。

  无人便利店最初引起资本关注是因其大幅度降低人员成本。但在传统便利店的成本结构中,人员工资只占到8%左右,此外,房租、水电、商品采购、物流等方面的成本无论如何也降低不了,总体来说成本甚至有可能不降反增。

  最核心的来自收入端,无人便利店运营模式对SKU的限制降低了它的盈利能力。无人便利店以售卖标准品为主,鲜食的销售因为设备和食品安全的问题而受到限制。传统便利店平均毛利约为30%,而盒饭、冲饮等鲜食的毛利通常会达到60%甚至更高。行业领头羊7-11的收入结构中,鲜食占比达到50%以上。

  王女士对铅笔道称,小麦铺目前的主要精力在商品研发。小麦铺已经控股投资了一家鲜食工厂,其计划未来鲜食SKU将占50%以上。小麦铺最近的大动作即与餐饮设备集团Welbilt达成战略合作。官网称其具体的场景为:小麦铺以所在社区为中心,解决社区及周边居民全时段用餐需求,提供中西式主食和菜品选择。

  新零售无疑继续将是2018年的大风口,但由于模式均未跑通,同时细分赛道也迎来多事之秋。继以猩便利为代表的无人货架坍塌后,无人便利店会探索出盈利闭环还是迎来闭店潮呢?铅笔道将持续关注,欢迎行业人士参与交流,记者微信:shoujiezi5415。

  编辑 | 王 方 校对 | 付文学

   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:铅笔道。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和讯网立场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请自担。

上一篇: 2018创投圈最佳书单TOP30 朱啸虎、吴世春等34位大咖齐荐

下一篇:口腔、医美和母婴产业为什么这么热?聊一聊我们理解的消费医疗大势【2018新年特辑】

要闻 社会 娱乐 生活 美食

粤ICP备12073713号-1 版权所有 茂名在线 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邮箱:gae102@163.com
©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 未经授权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